中國電動車產業鏈商業報道全媒體平臺

首頁>行業>市場

【高工聚焦】會戰純電動網約車

2019-07-01 · 來源: 高工電動車網 關注度:12870 次
分享到:
摘要:網約車市場在去年滴滴事件之后仿佛陷入了一段時間的沉寂,事實上,共享出行雖然面臨市場盈利等挑戰,但并未能阻擋企業不斷入局的腳步,近來這種腳步更緊湊。

網約車市場在去年滴滴事件之后仿佛陷入了一段時間的沉寂,事實上,共享出行雖然面臨市場盈利等挑戰,但并未能阻擋企業不斷入局的腳步,近來這種腳步更緊湊。

640.webp (1).jpg

6月27日,新特汽車在北京舉行“出新“主題發布會,正式發布旗下出行品牌“新電出行”。

發布會上新特汽車CEO先越表示,新電出行的推出,是新特汽車站在十字路口上進行的思考。“經過長時間的調研和籌備,新電出行形成了集網約車出行、新能源共享汽車、出租車、旅游租車等服務為一體的多領域服務體系,為消費者構建了更便捷、更智能的系統化出行解決方案。”

幾近同時,6月26日,威馬汽車·即客行與海南交控合作打造的出行子品牌“即客行·海南椰行”宣布,該品牌在當地投放運營的純電動車型威馬EX5已達到1000臺。

640.webp (2).jpg

威馬汽車創始人沈暉在創業之初為威馬汽車定下的“三步走”戰略,第一步旨在成為智能電動汽車的普及者;第二步成為數據驅動的智能硬件公司;第三步則是成長為智慧出行新生態的服務商。

現在看,威馬汽車業已在出行業務上落棋布局。此外,5月16日,小鵬汽車旗下出行平臺“有鵬出行”也正式宣布在廣州上線網約車業務。

造車新勢力的熱情入局成為一種現象。除了他們,國內外一線汽車品牌也在頻頻發力網約車市場。

最新消息,日產汽車及其國內合作伙伴東風集團正在與滴滴出行洽談,計劃成立合資公司,管理滴滴出行的叫車和汽車共享業務。此外,上述公司還在探索日產與東風合作,為滴滴出行定制車輛的可能性,該批車輛可能是純電動車,并在以后可能成為無人駕駛汽車。

此外,近日,豐田考慮出資600億日元(約合5.486億美元)收購網約車服務公司滴滴出行部分股份。

5月9日,吉利科技與戴姆勒旗下移動服務公司成立合資公司——蔚星科技有限公司,吉利與戴姆勒移動公司投資17億元布局高端出行。

3月22日,T3出行項目啟動。這一次,三大汽車業央企一汽集團、東風集團、長安汽車聯合三大互聯網公司騰訊、阿里、蘇寧,正式進入網約車市場;

1月9日,江淮汽車旗下移動出行品牌“和行約車”正式上線,并計劃2019年內投放1萬輛新能源車。

再早,高工電動車注意到,僅在去年11月中旬到12月初,國內就有三家車企宣布啟動網約車業務。

11月12日,上汽集團宣布推出“享道出行”品牌,進軍網約車業務;11月21日,寶馬宣布在成都拿到網約車經營許可證,并于次月14日正式運營;12月5日,東風汽車亦宣布獲得網約車經營許可證,將在“東風出行”平臺上運營網約車業務。

一言以蔽之,主機廠商在“扎堆”從單一的汽車制造向網約車電動化市場轉型。

眾所周知,目前出行市場仍未盈利,包括龍頭企業滴滴出行也一直處于巨額虧損之中。為什么車企們還愿意進入該片市場?

640.jpg

高工電動車分析認為,這與汽車市場銷售不景氣不無關系。盡管去年我國的新能源車產銷量均突破百萬,但現在增速已經明顯放緩。一方面是主機廠產量不斷,另一方面市場并不景氣,主機廠急需一條化解產能的新渠道。

以“自營新能源車”的模式進入網約車市場的車企,正好能化解部分新能源車數量。享道出行表示:“運營車輛全部使用車齡3年內的上汽旗下主流車型…”

我們將視角再回到威馬汽車在出行領域下重注:

威馬汽車2019年欲挑戰10萬輛年銷目標。2019年1-5月份,威馬汽車累計上險數為6437輛。盡管這一成績在造車新勢力中較為顯眼,但從其年度目標來看,以目前的上險速度,10萬輛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目標。

而目前威馬溫州新能源汽車智能產業園已具備10萬臺產能,日峰值產量也已超過200臺。隨著用戶需求及市場反饋,可分步釋放總規劃20萬臺的產能。

在此背景下,出行領域自然成為威馬汽車消化產能和提高年銷數量又一出路。

當然了,網約車市場熱度居高不下,與背后的利潤蛋糕也無不關系。

根據統計,僅就國內市場而言,網約車市場的交易規模在2019年將達到3.2千億元,2022年或突破5千億元。相關報告,到2035年,電動化、自動駕駛汽車和出行三大新出行技術將瓜分走汽車行業40%的利潤。

此外,各地地方政策的落地,也給了車企入局網約車的信心。

近日,成都印發《成都市鼓勵出租車純電動化試點實施方案》,指出,對減少城市汽車尾氣排放、改善城市大氣環境做出貢獻的出租車經營企業和個體經營者,給予“綠色減排補貼”。其中,巡游出租車4.2萬元/輛、網絡預約出租車1.25萬元/輛。

還比如,昆明規定,從2019年1月1日起,新增網約車主要是純電動汽車,而燃油車、混動車將不給予發放車輛營運證;大連提出2025年前,實現全市網約車全部采用新能源汽車等。除此之外,包括廣州、東莞等多個地方都明確提出了網約車電氣化的時間表。

海南已根據《海南省清潔能源汽車發展規劃》提出“綠色出行新海南”的總體目標和大規模推廣智能純電動汽車的規劃。到2030年,當地將在全域范圍內禁售燃油車,并大力推廣新能源汽車。

在各地政策及外部市場環境的倒逼下,汽車企業從制造商向服務商過度,擴大盈利面以彌補主業盈利能力下降,似乎在成為一種風險轉嫁的方式。但是,網約車市場是否就一定適合企業嗎?這個答案恐怕還有待深思。

一方面,做網約車的車輛需要具有“車輛可靠、能跑、成本低“的特點。今年隨著新能源汽車補貼進一步退坡,純電動汽車成本增加3-4萬。如果長期看,車輛投用網約車的綜合投入大于綜合收益,這個是需再三權衡的。

要知道這種“轉嫁”如果把控不好,可能讓企業整個鏈條都無法輕松上岸。

另一個不容忽視的點是,這些從主機廠涉足網約車的“新手”無論是體量規模還是用戶粘性,都與滴滴等深耕這一領域的平臺有著巨大的差距,生存壓力可想而知。

但無論怎么說,網約車江湖現已靜水流深,新老玩家在這一領域爭相布局和博弈的混戰大戲,已經拉開大幕。誰會是最大的贏家,我們拭目以。

原創申明:本文由高工電動車網原創,如轉載請標明來源“高工電動車網”,請勿隨意編摘、篡改文章標題與內容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高工電動車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混合过关竞猜计算器